Marco:保險這工作不只是滿身銅腥味,要溫暖其實還是有溫暖的 —

保險,因為太多人一知半解,所以對保險的印象好壞參半。相信保險的人,會主動計劃及投保。不太相信保險的人,即使你花再多大的努力,也未必那麼容易改變他們的想法。

但有些事情,還是值得堅持。

記得有一次,是在我過往團隊裡面發生的事,情節好像只會在電影裡發生,曲折離奇卻又非常真實。幸好,那位女同事堅持下去,否則我們可能遺憾終身。

大慨兩年前,我也忘了確實日子,她以Cold Call 冷電(中譯好像怪怪的)約到一位男士。見面後,了解到他已婚,太太是一位全職家座主婦,及有一位輕至中度弱智、不太有能力自理的小孩。那位男士一個打工要養活全家。客人沒有保險,也意識到自己有人壽的需要,但多年來猶豫不決,於是約了第二次見面。

基於某些原因,第二次見面是到客戶家裡拜訪,當然事前我們做了一些保護自己的安全措施。但令人無奈的事就在這次見面發生,可能他的太太是新移民,不知道什麼原因對保險十分反感,亦可能因為這位女同事比較年輕。他的太太以接近發瘋的態度辱罵女同事,並把她趕出家門。當然,客戶也感到有點難堪。

回到公司,女同事和我訴苦,覺得非常委屈。本來我們決定放棄這位客戶,既然我們不被尊重,亦沒有必要做這一宗的生意。可是,女同事突然記起當天看到那輕至中度弱智的小孩,覺得比她想像中嚴重,有點心酸。委屈過後,我們決定再試一次,即使客人怎樣拒絕,也要堅持下去,不是為了佣金,而是突如其來的使命感。萬一那位好丈夫、好先生有什麼事,誰來照顧那小孩?

中間過程不再詳述,最後那位好丈夫,好先生在不讓他太太知道的情況下投保大慨港幣50萬的人壽保障。雖然保額不多,也不太足夠,但已經是女同事不停花費唇舌,堅持再堅持,得回來的結果,至少我們心安理得。

不幸的事情就在投保後半年後發生,突然有一天,女同事收到一通電話,原來是那位男客戶的親屬。我們從電話得知那位先生日前腦中風逝世了,要求處理賠償。我們得知消息後,有點驚呆了,雖然意外無處不在,但這樣未免來得太快太突然。

經過溝通,我們亦盡我們所能協助辦理身故賠償,但當中過程也有點不愉快。原來那位致電我們的客戶親屬也是從事保險業的,怪責我們當初客人投的人壽保額定得太少,也責怪我們不給客人安排醫療保險。在了解相關手續程序後,亦不經我們處理,自行郵遞賠償表與保險公司溝通。

我們萬萬想不到投保時受委屈,理賠時更委屈。我們基於尊重死者,亦沒有與那位同行爭論。當然我們心想,既然你也是從事保險業,你應該清楚你親戚家裡情況,為什麼令他投保的是我們,而不是你?

最後,我們從公司知道受益人已經迅速獲得理賠,我們亦對得起自己。如果當初只為了金錢,我們肯定會放棄這宗生意。

因為對保險的相信,及當初在對的事上堅持,我們幫助了一個家庭解決燃眉之急。不是每一件事都可以用金錢衡量,50萬可能對有些人來說不多,但對於一個基層家庭,可能已經是一根救命稻草。而這一件事,亦一直銘記在我們心裡。即使受了多大的委屈,幸好我們當初的堅持,才能幫助到一個家庭,一切也值了。

即使再好的朋友,他有事需要錢,我們也未必可以隨時調動50萬借他。但因為保險,一個陌生人離開了,一張50萬的支票就送到他家人手裡。

保險這工作不只是金雕玉砌,滿身銅腥味,要溫暖其實還是有溫暖的。

作者簡介:

Marco 香港人

金融本科畢業,金融銷售及管理經驗,接地氣的外部培訓師,熱衷於金融科技,夢想將金融知識簡單化,金融市場透明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