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冰冰的頑張哲學 那些貧窮教我的事

白冰冰的童年吃盡苦頭,兒時的記憶細述在新書裡,

現在的她仍保持著正能量,沒有停止學習。

 

說自己是「天公的小孩」,

在貧窮的童年生活中,

白冰冰帶弟妹,到處借錢,還承受母親打罵,

長大後卻婚姻不幸福、失去女兒,

這個舞台諧星其實是人生的苦旦,

但她說,接下來要活得更有意義。

 

 

 

以前的父母怕餓到了孩子,

現代的父母卻煩惱沒有機會讓孩子經驗窮苦。

的確,

貧窮可以是嚴厲的人生導師,

鍛鍊耐挫力、培養堅毅性格。

在台灣發展早期是這樣的環境,

藝人白冰冰的故事,

正是一個貧窮孩子在逆境中力爭上游的寫照。

 

白冰冰的戲劇人生和真實人生,

細究下來可說是錯亂背離,極不和諧;

這個舞台諧星其實是人生的苦旦。

她早期以喜劇路線聞名,

卻發生女兒白曉燕被綁架撕票的悲慘事件;

談到以喜劇路線走紅也很諷刺,

她其實從小挨打忍飢,

做盡苦工、吃盡苦頭,沒有歡樂的童年,

卻要「表演」快樂給觀眾看。

 

最近白冰冰出版了她的傳記《可以哭,別認輸》

細數她小時候的真實人生,

簡直比 1980年代紅極一時的

八點檔連續劇「星星知我心」還慘:

洗衣、撿煤、帶弟妹、煮飯、

10歲不到就開始在殯葬業當童工、

小學畢業開始到餐廳當服務生、

工廠女工、診所女傭。

讀夜校高中部時,爸爸在工廠工作時受傷住院,

媽媽得了腎臟病,大哥去當兵,大姊已婚,

身為老三的白冰冰除了照顧父母,

還要為底下的弟妹們準備三餐。

 

白冰冰後來在影劇圈闖蕩的過程同樣艱辛崎嶇,

婚姻也不幸福,

隻身挺著大肚子搭機返台、逃離日本老公,

年紀輕輕就以單身媽媽身分扶養女兒,

為了賺錢重回險惡勢利的影劇圈……。

 

女兒過世後,

白冰冰每天哭,連哭了 10多年,

直到有一天她想開了,

覺得應該為曉燕積極過日子,

因此成立了白曉燕文教基金會,

推動警察權益、拍公益電影、

為死刑議題發聲等等。

 

回首她坎坷的一生,

貧窮琢磨出白冰冰堅毅的性格,

被媽媽賦予最多的責任,卻也被打得最慘,

或許是那做工的老爸,

沈默寡言中輕淡的愛惜,

讓白冰冰隱約接收到一點家庭的溫暖,

才沒使她變得憤世嫉俗。

 

她在接受《未來Family》專訪兩個小時中,

有一半的時間在掉淚,過去的記憶有太多苦痛,

抹去舊淚,新淚又如雨下。

但她不時提醒自己,

剩下的人生要積極過下去

以下是專訪摘要:

Q1:

我看你書中寫小時候因貧窮發生不少事,

貧窮如何鍛鍊了你?

 

A:

我從小苦過,擺脫貧窮是我的第一志業,

我看著爸爸媽媽為著貧窮吵架,

吵到後來大打出手,

而我每天要面對的難題就是去跟鄰居借錢,

爸爸一個月薪水才 800塊,

而我到月底大概就借了 800~900塊。

每次爸爸月初拿到薪水,幾乎全拿去還錢。

 

大一點,我做很多家事,

我背上老是揹著弟弟妹妹,

十個孩子我排第三個,七個弟妹都是我揹大的,

我的身高是我們家全家最矮的,

都是揹小孩揹出來的。

邊做家事邊跑步時,

小孩子的頭一直搖,我就會被打。

以前沒有尿布,我的背脊就是尿布,

乾了又溼,溼了又乾,永遠是尿騷味,

沒有衣服可以換。

以前很窮的,半夜脫下來洗,只穿內衣,

早期沒有吹風機,衣服還沒乾就得穿上去。

 

我俐落聰明,媽媽交代的事都做得很好。

我媽媽嫁給我爸是續弦,爸爸已有小孩,

生到我的時候已是第五個小孩,

大家很煩躁,又窮,生悶氣,就打我出氣。

所以我是名副其實的受虐兒,

我今天之所以一路挺過來,沒有死,

是俗話說的「天公的小孩」,

我幾次九死一生,

比方說掉到大水溝,就是沒有死。

 

我小時候為自己許一個夢,

沒有夢,沒有人生,

我不願意一直窮,我看著窮困的爸爸媽媽,

看著自己一直被老師同學瞧不起,

我覺得我一定要突破,許自己一個夢,

給自己一條路走,再給這條路一個方向,

我方向確定了以後,就勇往直前。

我沒有停歇過,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止學習。

 

Q2:

現在的年輕人較缺乏面對挫折的能力,

妳如何處理人生的挫敗及傷痛,並走出來?

 

A:

我覺得要釋放,不要忍。

釋放是很重要的,眼淚是個好東西,

洗滌內心的情結。

痛苦到不得了,不要悶。

我想釋放的時候,哭太大聲了,很怕家人聽到,

我就把浴室關起來,水龍頭讓它流,

一開始是按馬桶,我怕家人以為我拉肚子,

所以就不按了,讓水龍頭嘩啦嘩啦流。

 

然後用力哭,哭到後來,

潑水洗把臉,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,想著:

命運何苦讓妳變成這樣?分不出臉上的是水還是淚。

那就哭吧,哭完我會去唸經。

每一個人宗教不同,

我要感謝當時宗教對我各種不同的幫助。

我接受安慰,心懷感恩。

時間是良藥。

 

 

Q3:

放下過去很困難,你怎麼做到的?

 

A:

我成熟了,

在我的書裡,欺負我的那些人,

有的一路欺負到現在,我卻隻字不提。

欺負我的有些已經死了,但有兒女、有子孫,

我也不用讓他們下一代難看。

沒死的也老了,我不用計較。

我走過來了。我覺得我真的成熟、進步了。

我覺得這是一種人性的昇華。

 

我要求自己要修練得更好。

有一句話說「少年要營養、中年要保養、老年要修養」,

三養都有了,就「thank you very much」。

但是我少年沒有營養、中年沒有保養,

還能保持著現在這個樣子,已經很感恩了,

每天在傷心怨恨的情緒下過日子,哭了19年,

最不保養的就是我自己,

但是現在我誠實的在做老年的修養。

 

欺負人能怎麼欺負,

連拿刀殺人我都可以面對,

當這些人在殘害我的生命的時候,

我看著他們在電視講我的嘴臉,我研究他們,想著:

為什麼你們要這樣?

想過後,就忘了,向前看。

我要鼓勵所有的人,在職場上、或在做生意,

在生命中都有可能有人會欺負你,

未來受到挫折,你可以去研究傷害你的人,

要抽離、去琢磨怎樣才是對自己最有益。

佛學不是有句話說,

忍他、看他、不理他,看他未來如何。

大家都說全演藝圈,

個子最小的是我,能量最強的也是我。

天生熱心,人家拜託我的事,我一定圓滿達成。

老天爺回饋我,我交的朋友物以類聚,

也都是有正能量的人。

近來我收入不多,因為台灣演藝圈不好,

但我覺得夠用就好,

我仍有財務壓力,所以多少做一點。

 

我後來去念空大,也想幫助中輟生,

希望能做孩子們的好榜樣。

我讀了六年,每次讀書讀到天亮,

享受著我這輩子的求學夢,很努力的讀,

最後以優異的成績,全校第一名畢業。

讀書為自己也為曉燕,因為讀大學是她的夢。

活下去,也為曉燕活,

而且要活得更有意義。

 

心裡沒有雜質,心裡乾淨,

臉上就沒有雜質。

有煩惱,要解決,不要煩惱。

 

Q4:

為什麼妳媽媽那樣對待妳,妳沒有變壞?

 

A:

我媽是個可憐的老人,

因為她沒有求知慾、也不喜歡學習,

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。

從小她就欺負我、虐待我,

有媳婦以後,精神虐待媳婦,

她非常愛兒子,卻又討厭媳婦。

我對媽媽早期有滿滿的抱怨,

現在我看著她,覺得她好可憐。

她不識字、不懂得如何跟人家相處、沒有朋友,

她的朋友都死了,她已93歲,很可憐。

 

有句話說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

我覺得人有兩種,

一種是性本善,一種是性本惡。

我就屬於性本善那種,

不管環境怎樣壞,我就是不肯變壞,

是非黑白分得很清楚。

還有一種性本惡,需要靠教育,讓他慢慢長大成人。

並不是說,本性善或是弱就比較不好,

到老了比較好。這就是個養分。

 

 

Q5:

是否爸爸對妳很溫暖,

讓妳在家中感覺有人支持?

 

A:

我爸爸很善良,

一直到他死,他都是鄉親裡最棒的老先生。

他又帥人又好,在我們鄉下是個模範爸爸。

他一直在忍媽媽,大家都看在眼裡。

 

你知道他可以善良到怎麼樣嗎?

有一次,有人請吃飯,

本來爸爸坐圓桌上,但是客滿了,

坐不下,我爸爸就自動站起來,

當時我坐在門檻上吃米粉,我爸爸就來跟我坐門檻,

還多夾了一塊肉放我碗上,

那時候感覺很溫暖。

我捨不得我愛的爸爸,為什麼這個時候會被輕視,

當時就發誓,有一天要讓我爸爸坐裡面。

我後來的人生就在為我愛的人過,

努力讓他們過好日子。

 

女兒是一輩子的傷痕

 

整個事件已過19年,

我覺得我現在才為我自己及白曉燕做了對的事,

努力做個有心、有愛、有善、有趣的人。

過去為生活所逼,一直在做小丑,

拿笑容出來讓大家看,

我是演喜劇的那個人,但我的內心在哭,

只能自己做好心理建設。

慢慢習慣了,便成為一種生活方式了。

 

未來的我會學習如何笑著看每一天。

 

我現在勵行的宗旨:

刪除昨天的不快,

更新今天的心情,下載明天的快樂。

我把握現在,因為對未來不認識、不了解,

珍貴的時間,我覺得不要浪費,

不要玩沒有意義的遊戲,讓我為社會多做一點。

每天夜裡休息以後,就只有獨啃著寂寞和孤獨。

寂寞是可以排遣的,孤獨要靠我自己,

沒辦法,總不能獨啃孤獨、等死到老。

我很怕靜下來,

因為一靜下來,剩下的是回憶。

所以我保持忙碌,也提供一些人工作機會。

現在是我人脈最好,腦子最有智慧,

一切都是最成熟的時候,

為什麼不運用最好的條件去做有用的事情。

 

我覺得我這樣過得很好,

所以跟我一樣有挫折的人,請放下過去的挫折,

放眼未來的陽光,擦乾眼淚,繼續迎著陽光奔跑。

做到這一點的話,

我過去躲在牆角下痛哭的那些眼淚,

才會成為一顆顆最璀璨的珍珠,

否則眼淚都白流了。

 

我看著窮困的爸爸媽媽,

看著自己一直被老師同學瞧不起,

我覺得我一定要突破,

給自己一條路走,

再給這條路一個方向,

方向確定了以後,就勇往直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