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懷瑾老師:跳到大便坑裡洗澡的修行人

南懷瑾老師:跳到大便坑裡洗澡的修行人

一般人打坐修行,還要選個風水,擇個地方,尤其現在人亂講話,什麼磁場,什麼啥子的場!當年我在四川遂寧,有兩個有神通的和尚,師父叫「癲師爺」,我沒有見到;徒弟叫「瘋師爺」的,我見到了。一個瘋的,一個癲的,都神經病一樣的。

崇拜「瘋師爺」的皈依弟子很多啊!紅包很多,看都不看,嫌囉嗦!他住在哪裡啊?坐在廁所。那時的廁所,不是我們這個衛生間哎,下面那個大便小便,臭蟲都在上面,爬來爬去,他就在那裡打坐。我們見他的時候,在廁所里給他跪下頂禮的,那就是他的清凈道場。

還有人專門修這一派的,後來我在峨嵋山,他有個徒弟跑來,也要搞這一套,被我訓了一頓。要內行訓他才行,不然他是不聽的。他每天要跳到那個廁所洗澡,洗完了澡,再到涼水池來沖乾淨。那時候我在峨嵋山大坪寺閉關,沒有自來水,一年到頭就靠這個天落水,雪水融化了的一個水池,你跑到那裡洗澡,寺里那麼多人怎麼活啊?廟子上收拾不了他,急得沒有辦法。當家師父跑來找我,我說,這樣吧,你叫他來。他來了,我說,你幹什麼修這一套?他說,修道啊。我說,道一定要跳廁所里洗澡嗎?什麼理由,馬上提出來。他說,莊子說的,「道在屎溺」。沒有錯,莊子是有這個話,屎是大便;溺,小便;道在大小便裡頭,所以他天天到廁所里洗澡。

我說:「你跟我小心,我們這個廟子上一兩百的僧眾,就靠這個水池吃飯,你道在屎溺,我們屎溺在道哎!你師父是不是瘋師父?」他說:「喲,你知道嗎?」我說:「我跟他太熟了,他那一套,在我這裡行不通的,不然的話,今天夜裡就趕你下山去!」講了半天,總算把他說服了。然後我說「你不要修這一套。」他說,「不行的。」

他不但會這一套,在廟子上還不吃飯。他自己有丹藥,叫人元丹,嘿,像四川那個香腸一樣,一片一片切好的,吃兩片過過癮,就飽了。這個道家叫「辟穀休糧」。碰到我,江湖跑多了,問他,你吃這個?哪裡學的?他不講,認為是密傳。我說你的師父我都知道,川北某人,對不對?他說對,你怎麼曉得?你也跟他學啊?我說,那是我的朋友。

辟穀休糧,這一派修法,吃的什麼?你以為那一片片是香腸啊?是大便。大便怎麼吃呢?自己要三七二十一天都不吃東西,把腸胃清得乾乾淨淨,然後專吃糯米飯,不准放糖,不准放鹽,也沒有菜,餓了就吃糯米飯,開始拉出來是稀的,最後大便出來很完整的一條,然後太陽里曬乾,再把這個切成一片一片,餓了再吃自己這個就好了。萬一腸胃裡頭不幹凈了,溏便不能打包成條,那就要師父給你一點「丹母」吃。什麼是丹母?就是師父練的那個大便,給你一片吃下去,你大便就捆成條狀了。

天下修行是旁門八百,左道三千啊!這些你們都要懂得,釋迦牟尼都知道。我對這個人說,你是搞這一套的,你下山去,統統改過來,不要亂搞。

你說他這些是旁門左道,我在《禪海蠡測》上寫,你們不要隨便罵旁門左道,旁門也是門,左道也是道;不過真是可憐,走了迂迴的路。殿堂只有一個,各條路都可以進來,走旁門的是在外面轉啊轉,轉了千生萬劫才轉到殿堂來,多可憐啊!

許多年輕同學所謂求道的,都以有所求之心求清凈無為之果,這是背道而馳。如果有求就有得的,那是邪道,而道是要自己心中一無所求,清凈無為到極點,因為道就在清凈無為中。所以佛家的《金剛經》教人無所求,無所住,就是這個道理。如有所求,像做生意一樣,求財就得財,要命就得命嗎?人家不一定把命給你。尤其是道,認為財與命還是「有為法」,不是無為之道。換一句話說,道不是向外面求來的啊!是一個人自己內在本來的,道是要從自己裡頭找出來的,如想向外求就錯了。

所以佛家常講「外道」,什麼叫做「外道」呢?佛家、佛教與其他宗教不同,其他宗教認為與自己不同的宗教叫做「外道」,認為你的理論與我不同,你就是「外道」、「魔道」。由佛法看來只覺得這是好笑的。佛家所說的「外道」,是指向心外去求法的就是「外道」。因為「道」就在你自己那裡。所以,「道」不可以求得,不是向外求的,個個有道,你自己悟去。

整理自《答問青壯年參禪者》《老子他說》

-----------

當年年輕喜歡四處訪道,我曾碰到一兩個奇人,這都是親身經歷,向諸位報告,作一個參考。

那時在湖南有一個學道家的,一天洗四次澡,以前家庭的衛生設備不像現在,每一次洗澡要熱水好麻煩。好在他家裡有錢,他早晨跟晚上一定洗澡,每次要泡個把鐘頭。他修道就是卯酉沐浴啊!這個人當年是六七十歲,望之如三十多歲的人。他的儀表很好,氣象也很光潤,後來我想想那是洗澡洗出來的(眾笑)。他用這個工夫對不對呀?那也是卯酉沐浴,不過做到外表去了。

還有我在峨眉山閉關的時候,來了一個修道的人,這個人跟廟子的當家師吵架吵得很厲害。原來峨嵋山用的水,有些廟子是靠下雨靠雪融化積存起來,水池子有我們這個房子兩倍那麼大,很深,聚藏的水要用上半年。可是這位修道的老兄,每天要卯酉沐浴,他先跳到廁所里洗澡——大陸上當年的廁所是個大坑,他要跳進去洗澡,不曉得嘴巴露不露出來(眾笑)——洗完了以後再跳到清水池裡洗澡。

和尚們拚命拉住他,他就跟和尚吵得一塌糊塗,後來吵到我這裡來。我正在那裡閉關,我問他:「你是不是遂寧人?」四川遂寧當年有一個有名的法師叫瘋師爺,同濟癲和尚一樣瘋瘋癲癲,是有神通得道的。我們當年要去訪瘋師爺,不要說拜他為師困難,你連找都找不到他。不過他經常坐在廁所,他的禪堂在廁所,不是現在的廁所,是當年那個茅坑,臭得不得了!瘋師爺就在這茅坑邊上打坐,你要拜他當徒弟要準備在廁所跪上三天三夜,不怕臭不怕髒。可是當時我就做到了,我曉得他有道,我把他蹲的廁所當成極樂世界,跪不了兩個鐘頭,他跑過來找我了:「起來,起來!」他那時又不瘋了。可他沒有收我做徒弟,我也沒拜他為師,不過很敬仰他。

所以我就問這個學道的人:「你是不是瘋師爺的徒弟呀?」他說:「是呀!那是我師父。」瘋師爺的師父叫癲師爺,一瘋一癲(眾笑)。我說:「是嗎?你師父是我朋友啊!」我先把資格擺得老老的,也是真的,我沒有說假話。雖然我跪他,但沒有拜他為師。我說瘋師爺他可不教人家這樣啊!據我所了解,他走的是正路的佛法。他裝這個樣子,是要拜他做徒弟的太多了,他煩得很,就故意搞得一身髒。所以大多數人怕髒愛乾淨的,就不敢找他了。我說:「你不要冒充,我問你為什麼跳到廁所里洗澡?」他說:「莊子說道在屎溺。」我跟他講了半天,後來總算把他說服了。你看講到卯酉沐浴,我親身經歷,再加鹽加醋就是很好的兩篇小說。這個世界的人物,有很多有趣的故事。

《我說參同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