顛 倒 的 慈 愛。

顛 倒 的 慈 愛。

一九九八年夏天,在北京龍潭公園見到一個令我吃驚的場面:在長長的林蔭道旁邊,有一個鐵皮做成的方形水槽,裡面養了許多金魚。幾個兒童正由父母陪著在那裡釣魚,他們用竹筷作魚杆,用大頭針做成釣魚鉤,用烤魚片作誘餌。有的魚上鉤了,被拉出水面,在空中甩動著尾巴,孩子們發出歡快的笑聲,大人們也忙著讚嘆自己的孩子聰明伶俐。做父母的愚痴,也讓小孩造作惡業。此情此景讓我想起了鍾冬雲的故事:

鍾冬雲小時候,母親經常抓知了及樹上的牛角蟲,用細繩拴好後拿給她玩。一兩天過後,這些可憐的小動物不是被繩絞死,便是被活活餓死。夏夜將下大雨之前,總有很多飛蟻飛進屋裡,在母親的教說下,她每次都拿一、兩盆水放在燈下,飛蟻被水反射的燈光所迷惑,紛紛撲進水中淹死。此外,在父母和外婆的帶領下,她在每個夏天的夜晚都習慣於打殺蚊子,直至把所見到的蚊子趕盡殺絕才肯罷休。

為了給小冬雲治病,在七十年代初那樣困難的日子裡,她母親每天殺一隻塘角魚來給她熬藥,還常常讓工友們去打小鳥、抓馬蹤蛇來煮粥給她吃。

鍾冬雲漸漸長大了,父母卻疾病纏身。九二年,父親患肝癌,聽民間醫生說要以毒攻毒才能治好。於是她不管寒冬臘月,每晚都拿手電到馬路邊、大樹下、石縫裡尋找餓得皮包骨頭的蟾蜍。抓到後,回家交給母親,母親把它們剝皮、斬頭,剁碎後煮給她父親吃,或者用來外敷肝部。後來她父親還是因肝癌惡化而死去。九四年她母親患了晚期乳腺癌,聽人說要常吃毒蛇、烏龜和甲魚,她便經常買蛇,叫人殺好後讓母親煮了吃,甲魚則是帶回家讓母親自己做。有一次她母親因疼痛起不了床,她按母親說的方法把甲魚放在鍋里,蓋上鍋蓋,活生生地把魚燙熟,再給母親吃。

從世間的觀點來看,父母對鍾冬雲不能說不慈,然而教小冬雲做的都是殘害生靈之事;鍾冬雲對父母不能說不孝,然而她卻以殺害生命來孝敬父母。世間的慈愛僅限於自己的子女,大者不會超出人類的範圍,豈不知從無始劫以來,一切眾生皆做過自己的父母和子女。世間的孝道僅限於供給父母衣食,大者莫過於聽從父母的言教,豈不知父母之言有合理及非理。只做到世間的慈愛與孝順是不夠的,應當發起廣大的慈悲心與菩提心。寂天菩薩云:「是父抑或母,誰具此心耶?是仙或欲天,梵天有此耶?彼等為自利,尚且未夢及,況為他有情,生此饒益心?」做父母的若能教子女慈愛人類以至於飛禽走獸,可謂是大慈;做子女的若能懂得因緣果報的道理,並能教父母也明白此理,而斷絕殺生,也可算做大孝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