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能不能好好說話,不傷人

我們能不能好好說話,不傷人

當所有的容忍都轉化為距離

人與人之間的情誼便從此銷聲匿跡

說話是一門藝術,也是衡量一個人水平和能力的尺子,更是一個人脾氣和修養好壞的直接反映。

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懂,出口傷人,咄咄逼人,夾槍帶棍,泥中隱刺,把人得罪了還全然不知。我們身邊永遠都不乏這樣的在話語上總是獨領風騷、搶占先機的人。

常言道,言以寡為貴。言多必失,不懂裝懂,信口雌黃,多說無益,少言寡語的人反倒值得信賴。

朋友之間緣分的延續和終結,有時候也是由會不會說話決定的。

會說話的人和朋友相處總是隨和、謙讓、低調、樸素,言語的舒服程度決定了朋友之間友誼的固定和長久。

不會說話的人,說話死難聽,讓人感覺不舒服,句句和鍘砍的差不多。

有句話叫,忍無可忍,無須再忍,即使脾氣再好、再能容忍的人,也會對其避而遠之。

也許有人會說,我就這樣,改不了了,愛咋地就咋地吧!

改不了的意思是讓身邊的人去接受、適應你那張破嘴?還是變得和你一樣伶牙俐齒,磨刀霍霍,針鋒相對,面紅耳赤?

這是破罐子破摔嗎?還是自命清高,甩給我們臉色看?

說到底這樣的人其實就是一個對自己不負責的人,用土話說就是一個二貨,傻逼,生瓜蛋。

泰國傳奇人物白龍王說:只要脾氣好,凡事就會好。

一個人脾氣的好壞,聽他說三句話就知道了。脾氣好的人,喜歡說,可以,中。脾氣不好的人,習慣說,不行,那不中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,大部分的恩怨就是因這些不會說話的人而起。

把自己定位成世界的中心,仿佛這個世界都是虧欠他的,天天頓著一副人人都欠他錢的臉,別人的話還沒有說完,他一句話出口,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,能把人噎死。

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?

我們的朋友形形色色,老老少少,各行各業,林林總總,就是不缺你這樣自以為是說話刻薄的人。

你很了不起,惹不起,我躲得起。

於是,當所有的容忍都轉化為距離,人與人之間的情誼便從此銷聲匿跡。

我們能不能好好的說話,不傷人。生活中所有值得珍惜的遇見,其實,就是一場相互影響、相互完善的再生。

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

那些在人群中招搖過市毫無口德的人,終究會被人遺棄,徒留孤影。

朋友也好,同事也好,夫妻也好,夥伴也好,無非就是圖個快樂,偏離了這個中心點,結果只有分道揚鑣。

朋友散了,同事遠了,夫妻離了,夥伴拆了,不是不去珍惜,而是他們已經包容你的壞脾氣、壞毛病、壞習氣、壞口舌很久很久,而你卻不自知,把別人對你的包容看作是理所應當的,把那些包容當成繼續展示自我風采的舞台,直到有一天你發現,台下早已沒有觀眾。

留一點口德吧。

一句話,能把人說笑,也能把人說惱。

既然如此,何不讓自己的態度溫和些,讓自己的脾氣順暢些,讓自己的為人低調些,讓自己的話語好聽些。

好人出在嘴上,好話能當錢花,一個再通俗不過的道理,可是有些人總也弄不明白,非要占據上風,非要爭個你死我活,丟掉了面子,也失去了朋友。

路,是自己走的。有些人的路越走越寬,有些人的路越走越窄。

十年前說話客氣的人,十年後愈加溫和低調。十年前說話刻薄的人,十年後愈加盛氣凌人。只是,他們人生的差距越來越大。溫和的人,朋友無數,無需財富;刻薄的人,形單影隻,急需金錢。

改變自己,而不是試圖改變別人。

現在,還來得及。

因為我們都需要訴說,也都需要傾聽。

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。傷人者終將傷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