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獨處時間,暴露了你的人生層次!

 

聽一個已婚的男同事提過一件事:

每次他開車回家,

到了家樓下還會在車裡坐好久。

我原來不是很理解,

但偶然看到知乎上有人說:

他不想下車,因為那是一個分界點,

推開車門就成了父親、老公、兒子,

卻唯獨不是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幾乎我們所有的痛苦

都是來自我們不善於在房間裡獨處

在外面忙於工作與社交,

回家之後要對家人事無鉅細的關心,

忙碌之中已看不到自己的樣子,

所以,便分外珍惜獨處的時間,

哪怕是車裡片刻的寧靜。

正如叔本華所說:

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,

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。

當人被生活中的喧囂壓得喘不過氣時,

總會開始渴望獨處,

可實際上,很多人卻並不善於獨處。

 

前兩天陪小楚去看她的一個朋友,

因為之前見過一次,所以有點印象,

一個外表挺精緻可愛的女孩。

到了她的住所,

窗簾拉著,沒開燈,空氣悶悶的,

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

自己一個人待著的時候,不知道幹什麼,也懶得收拾。

所以,她一般就是拉住窗簾睡覺,

醒了就玩遊戲看電視劇,

餓了就訂個外賣,特別懶的時候就吃泡麵。

離開的路上,我問小楚那女孩的工作情況,

小楚說,她在一家小的創業公司實習,

馬上就要轉正了,但她沒有什麼把握,

所以現在還是挺迷茫的。

我想起了自己大學時,

因為宿舍裡就自己一個外省的,

所以,放假時,也是自己窩在宿舍裡,

過著豬一樣的生活。

但現在的我,無比後悔自己那時的頹廢,

如果當時珍惜這些獨處的時間,

學學英語……哪怕只是跑跑步,看看書,

走出校園的那一刻都會容易許多。

法國哲學家帕斯卡爾說:

幾乎我們所有的痛苦,

都是來自我們不善於在房間裡獨處。

所以,外人眼裡的你,

和獨處時的你,永遠是兩個樣子。

一個假裝淡然,一個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 

低層次的人,

獨處時間總會將自己的

低層次暴露無遺。

娛樂圈裡存在一個普遍的現象,

明星們生活中的狀態總被曝光出來。

比如說某個女明星素顏醜,

吸煙喝酒,還滿嘴髒話,

和螢幕上清純可人的形象截然相反。

或者某個小鮮肉私下喜歡泡夜店,

跟網紅各種曖昧不清,

可觀眾印象裡的他卻是呆萌天真的模樣。

然後,人設崩塌,各種掉粉。

這些遠離大眾視野的明星,

暴露了真實的自己,不是神,普通人而已。

但有一些明星,卻始終不會面臨這樣的危機,

了解了私下的生活你只會更喜歡他。

比如陳道明。

他偏愛獨處,閒暇時間,

會坐在只能看到天空的窗前彈鋼琴;

或者想想自己拍戲的經歷,靜靜地揮筆作畫,

這樣的生活,他覺得舒適又恬靜。

在接受楊瀾的採訪時,他說:

獨處是一種美德,

可以讓人內心得到淨化。

層次高的人,他們善於獨處,

遠離人群時,一樣是讓別人望塵莫及的模樣。

優質的獨處,

就像是一場更深的修行。

韓寒在松江二中讀書期間,

總是獨來獨往,沒什麼朋友,

因為他幹的事和別人不一樣。

別人在上數學課,他在寫小說;

別人在上外語課,他在寫小說。

然後下了課,他對別人說:

“這是我上課寫的小說,寫的很好的。”

別人的心裡說不定在說:你神經病啊。

然而,白雲蒼狗,

韓寒的很多同學,被社會所塑造普通人,

而喜歡獨處的韓寒則成就了自己。

其實,韓寒的經歷,我們身上都有過,

小時候都有自己喜歡的與眾不同的東西,

但他堅持下來了,我們卻屈從了。

因為受不了一個人吃飯、睡覺、玩樂,

我們敗給了這種所謂的孤獨。

的確,很多人將獨處看做孤獨,

但,什麼是孤獨?

林語堂說:

孤獨兩個字拆開,

有孩童,有瓜果,有小犬,有蚊蠅,

足以撐起一個盛夏傍晚的巷子口,人情味十足。

孩童水果貓狗飛蠅當然熱鬧,

但都與你無關,這就叫孤獨。

為什麼獨處變成了孤獨?

之前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:

你是砍柴的,他是放羊的,

你和他聊了一天,

他的羊吃飽了,你的柴呢?

巴爾扎克說:

在各種孤獨中間,

人最怕精神上的孤獨。

之所以有時你覺得孤獨,

因為你的精神是貧瘠的,便會覺得寂寞。

就算在人群喧囂處,

你在進行的也是無用的社交。

台灣作家龍應台有一個長期的習慣,

每天抽點時間出門散步,

在家附近的山路上,

看花貓嬉戲,看花開花落。

“只有一個人走路,

才是你和風景之間的單獨私會”。

和其他人在一起,多少會分心。

所以,正如周國平所說,

獨處也是一種能力,

並非任何人任何時候都可具備的。

我們要做的是努力培養自己的獨處能力,

獨處的時候,安於寂寞,

保持一種享受的態度,

不斷審視和充實自己。

 

 

 

一個人越是有許多事情能夠放下,

他越是富有。

TED 演講者皮克·耶爾,

29歲時就過上了普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:

住在派克大道與二十街交界處的一間公寓裡;

在曼哈頓一棟摩天大樓的25層上班;

工作是為《時代》周刊報導國際時事;

可以隨心所欲地到世界各地旅行。

然而在忙碌、興奮之餘,

他覺得自己只是在盲目的狂奔。

於是,他選擇逃離現在的生活,

搬到日本京都的一條後街,生活了一年。

正如《安靜的力量》中他認為的,

“放空”是解決麻煩必要的方式,

所以他倡導,關掉電腦、將手機丟到一邊,

長時間地獨處、靜坐的生活。

以一個第三者的視角審視自己的生活,

才能將生活過得更明白。

美國作家梭羅說過一句話:

一個人越是有許多事情能夠放下,

他越是富有。

能在自己的獨處時間裡,

放下一切喧囂和繁華的人,

必定是真正的富有。

 

讓獨處,成為最好的修行。

清代金石家張廷濟有一幅對聯,

“朱晦翁半日靜坐,歐陽子方夜讀書”。

意思是:

儒學大師朱熹喜歡花半天時間靜坐,

歐陽修常常在萬籟俱寂的夜裡讀書。

這讓我想到一個說法:君子慎獨,

君子,擁有更優質的獨處能力。

記得《百年孤獨》裡說:

生命從來不曾離開過孤獨而獨立存在。

無論是我們出生、我們成長、我們相愛

還是我們成功失敗,直到最後的最後,

孤獨猶如影子一樣存在於生命一隅。

的確,我們不能避免孤獨,

所以要鍛煉自己獨處的能力,

讓獨處,成為最好的修行。